|本文由 JemmyJKL美國代購專欄作家授權 SHOPLINE 電商教室編輯、刊登。|

相信有些店家都有在經營跨境代購,是否曾遇過信用卡盜刷的經驗呢?
本文作者透過自身經驗,分享過去跨境代購所遇到信用卡盜刷狀況,以及後續的處理方式,提供給各位店家參考,避免日後碰到相同問題時,能找到解決問題的方式、防患未然。

代購與跨境電商—信用卡盜刷案例

跨境電商(Cross Border E-Commerce)是指牽涉兩個以上國境的電商交易型態。代購行業就是因應「跨越國境交易」的需求而產生,而代購也是一種很典型的跨境電商交易模式。

以下分享血淋淋的代購實際盜刷案例,並透過實例來分析跨境電商所牽涉的各種交易風險:

  • 代購交易信用卡盜刷 — 事發經過與起訴歷程
  • 電商跨境交易遭盜刷該如何抓人、要抓到人有多難
  • 跨境電商面臨爭議款扣回(Chargeback) 的交易風險
  • 台灣、美國爭議款扣回的差異與實例
  • 如何減少跨境電商的交易風險
跨境代購可能會碰上信用卡盜刷等問題
圖一、跨境代購可能會碰上信用卡盜刷等問題

繼續閱讀文章

代購交易信用卡盜刷事件

2019 年初,JKL 收到連續兩筆高額的電子產品委託訂單 — 分別代購了一台筆電和蘋果 iPhone。

美國商品常常定價都比起美國海外便宜不少,這也是許多精明比價的消費者都清楚的(跨境代購業者要能生存也是仰賴這個原因)。而在高價的電子產品上,這種價差又更被放大,所以連著訂購兩件高價電子產品的狀況其實並不算少見。

但接完單後過幾天,我們竟收到了金流業者表示「持卡人否認交易、款項遭抽回」的通知!雖然令人十分詫異,但好險跨境代購是「代客購買」,下單後距離實際收到商品、寄回台灣還得等上一段時間,若是一般的跨境電商按正常流程隨即出貨,那可就財貨兩失了。

但非常遺憾,我們後來得知這位盜刷者在購買蘋果產品之前,就已經先用了不同的化名買下高價的兩件名牌包包,而且包包的主人也已經將貨品寄出,光這幾筆交易總額就超過台幣 19 萬。

案件偵查庭傳票
圖二、案件偵查庭傳票
《品牌網店設計電子書》
網頁設計及瀏覽體驗對一個電商網站來說,是決定品牌第一印象的關鍵,下載此電子書讓你一個下午就能做出好看的網站!

跨境電商交易遭盜刷後該如何抓人、要抓到人有多難

任何涉及犯罪的案件,最重要的一步就是「報警」— 以自身經驗來說,不論是在台灣或是美國,只要手上沒有報案紀錄,要取得任何資訊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。例如我們在未報案的情況下,就嘗試了:

  • 聯繫金流業者、聯繫原持卡人,抱著一絲當事人是誤會、而並非真的被盜刷信用卡的希望 — 但實際上,我們連金流業者的回覆都沒收到,更別說聯繫上持卡人了。
  • 委託物流業者產生「虛擬」物流單號,並放慢進度看能否「以拖待變」 — 但對方表示只能配合警方指示辦理(其實站在對方立場,這也是再合理不過的事,同為商家的我們也不會單憑客戶幾句話就「客製」流程,除了多費心之外,萬一到時不小心出問題更增添客戶麻煩)。

最後只剩下一途:報警。

跨境電商交易糾紛報警立案的難度

跨境電商找到代理人在當地報案就已經有相當門檻
圖三、跨境電商找到代理人在當地報案就已經有相當門檻

我們並不否認警方辦案、執勤的辛苦。但事實上,交易糾紛要成案就是有一定的門檻:承辦員警往往暗示民眾自行解決、或是「主動審核」這筆案子是不是該告。

此案件我們就遇到了第一個報案關卡:「你貨寄出去了嗎?還沒寄貨又沒有金錢損失,這樣要以什麼資格報案?」。

這真是個大好問題!仔細想想,我們的確尚未出貨。但眼睜睜看著有重大盜刷嫌疑的交易擱著、日子一天天過去,難道還真的要寄出一台 iPhone 才能受理辦案嗎?

後來我們決定請教律師:

「雙方成立了委託代購交易在先,但款項突然被扣回,也就意味著信用卡盜刷者單方面毀約。所以商家是確確實實的受害者

真是一語道破、也怪自己才疏學淺。但總算憑藉著「受害者」的身份成功做完刑事筆錄、取得報案三聯單。而光是警局做筆錄的過程,就花了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。

如何抓到盜刷信用卡的壞人?

代購電商「跨境」的交易模式可不是虛構的,光是位於美國、要跨境找到代理人在當地報案就已經有相當門檻,再加上諮詢律師、製作筆錄,到這邊「跨境報案」所花費的成本已足夠嚇人了。但最核心的問題還是沒解決:

案子是報了,但怎麼抓壞人?

由於是盜刷,信用卡帳單資訊是原持卡人的資料,而收貨地址也勢必是虛設的,否則收款人如果留下真實資料,警方就能循線逮人、迅速結案,所以盜刷慣犯留的資料都是假名、假電話、假地址

而警方此時還在想方設法調閱信用卡金流資料,連確實盜刷信用卡的真憑實據都還沒有看到影子,當然也不能請員警上門抓人或採取其他行動。

盜刷者可能異常地堅持要採用自行取貨方式,以因應空殼地址收件問題
圖四、盜刷者可能異常地堅持要採用自行取貨方式,以因應空殼地址收件問題

眼看著交易又耽擱了好幾天,直到美國的採購買手終於靈機一動:如果我們寄出一個空箱子,不但物流可以正常派送,等貨到的時候讓警方跟過去,不也就水落石出了嗎?

經過與律師和